第1072章 一个一千

作品:《玩家信条之锦时少年

    高筱嵩点头,陈仕龙听了这一段还真符合自己的意愿和能力,便欢快的带着人去玩去了。

    利春一边看着好奇问道“你们这写歌就这么简单?”

    陈天星从阿狗的背包里掏出纸张,把一份画了五线谱线条的纸张递给高筱嵩,跟利春解释“这写歌还是讲究灵感的,高大才子知道吧?一首睡在上铺的兄弟,上个厕所就有了;陈仕龙的歌又不需要多认真的打磨,符合他的人设歌词,曲调尽量平稳简单就可有了,总不能让他唱着尽跑调是吧?”

    李鸾便害羞的将头埋进叶雪怀里,她得到的两首歌也是简单的像白开水,这也是为了照顾她的能力。

    叶雪便羡慕的说“你们这搞创作的真好,我如果有一天能这样随手就写出点什么就好了?十七哥,这写歌有什么技巧没有?”

    陈天星在纸上写写画画,嘴里敷衍说道“有啊,平日里多锻炼就可以了,所有的成功百分之九十九都是汗水铸就的”

    利春叹道“但也需要百分之一的灵感啊?让我写我一辈子也写不出来一首歌的”

    陈天星顺口就说道“天才,百分之一是灵感,百分之九十九是汗水但那百分之一的灵感是最重要的,甚至比那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都要重要。高胖子,咱们就用三段式,先压一下嗓子,然后直接口语化,最后打开嗓子唱副歌”

    高筱嵩点点头,口里还哼着“拉米米多啦米索”

    两人在这儿配合着写词曲,三个女孩看了会有点寡然无味,这跟她们不是一个层次的玩法,三人便去舞池跳舞去了。

    舞池里陈仕龙他们倒是跳着交谊舞,不是那种嗨翻天的迪曲。

    包房里的人都还很兴奋,看着一众女星跳舞也是享受啊?

    突然门开了,几个人涌进来,于向成看来皱眉,赶紧迎上去“许大马棒,我今天可没邀请你们,你们这是来砸场子的?”

    闯进来为头的一个年轻人笑道“老于,我可是来给你捧场的,我还带了不少朋友来,不过你这场子的靓女都被你交到这个包间了,你这开门做生意,不把最好的拿出来招待客人算什么回事?”

    于向成耐心说道“这都是我的客人,你来我的场子自然有人接待”

    “哟,你的客人?王仙儿啊?林庆霞啊?邱珍儿?老于的面子够大了的啊?这三个我带走了,我们就在隔壁,让她们陪我的客人喝杯酒就放她们过来,老于,这点面子你不会不给吧?”这个姓许的纨绔笑嘻嘻说道。

    “对不起,许大马棒,你愿意给我面子在我场子里招待朋友,我可以给你免单,但我没有让我的客人去陪酒的说法”于向成斩钉截铁拒绝。

    “好啊,老于,你骨头挺硬的啊?为了几个戏子拒绝我的好意,你就等着吧”姓许的说句狠话居然就撤了。

    于向成赶紧叫来ktv包房的领班了解情况,不一会过来跟利春商量“许大马棒来了几个京都的客人,现在在隔壁包房里,我怕他不会善罢甘休,等会过来闹事”

    于向成跟利春说着话,眼睛却瞄着陈天星,陈天星抬头笑道“要打架吗?小道士,你的生意来了”

    小道士还在慢慢的品着八千多一杯的人头马红酒呢?听了陈天星的话立马两眼放光,喜气洋洋的说道“放到一个多少钱?打残一个多少钱?”

    于向成立马凌乱了,这都是些什么人啊?听说打架立即像恶狗扑食,打残?还要钱?

    “老于,随便给点吧,我这兄弟就靠打架赚钱回去修道观的,放到一个一千如何?”陈天星当起经纪人来。

    于向成点点头,木然回去安排人,这个包房的保安力量要加强了。

    利春就叹道“他老于是做生意的,也不想生事,是想让你把人带走呢”

    陈天星就笑道“想散场早说啊?不过他倒不错哈,没有出卖朋友,嗯,你们南方人还是有点血性的哈”

    利春气到“这跟血性有什么关系?许大马棒欺负到头上来了,老于把人推出去以后还怎么混?”

    陈天星笑笑不搭话了,继续修改歌词。

    过了几分钟,包房的门被人给撞开,一群二十多个人进来,有衣装光鲜的纨绔公子小姐,也有西装墨镜的保镖。

    为头的居然是一个坐在轮椅上的人,于向成迎了上去,辨认一下喊道“欧阳公子?”

    那个先前来喊人的许大马棒就笑道“老于,我说了你的骨头硬,这欧阳公子想要的人你居然也藏着?现在你这里的女孩子我们全要了,让你的人滚出去”

    于向成便说道“欧阳公子到我的地盘来,我当然要竭诚接待,这样吧,你们今天的单我全免了,等会我带好酒去给欧阳公子赔罪,这个包房我今天是在招待朋友,还请欧阳公子原谅一下”

    坐在轮椅上的人跟陈天星是熟人,在放鹰台挨了打的欧阳愚,此刻一只手拎着一瓶红酒,另一只手用手里的拐杖点点于向成“你是这里的老板?听不懂人话是吧?让你滚你罗里吧嗦的做什么?”

    于向成气的直哆嗦,但还不敢轻举妄动,这个欧阳公子他知道,是京都八大家之一的欧阳家的混世魔王,在鹏城又有许大马棒这帮人,他如果妄动今天这个金钻俱乐部怕是要被砸了。

    于向成还是咬牙说道“欧阳公子,这里都是我的朋友,你如果觉得不满意可以砸我的场子,但我的朋友你们不能碰”

    欧阳愚呵呵冷笑“一只土狗还有朋友?行啊,敬酒不吃吃罚酒?跪下给我把这瓶酒喝完,我考虑不砸你的破场子”

    于向成白着脸说道“欧阳公子,杀人不过头点地,你这样是不是有点过了?”

    “过妮玛的头,让你喝就赶紧跪下喝,要不要我帮你按下腿?”一边的许大马棒狞笑道。

    包房里还有不少人,于向成也带了十几个保安,他的朋友有冲动的也想动,但于向成赶紧拦住“不是喝瓶酒吗?我喝就是了”

    于向成接过欧阳愚手里的酒瓶,正准备喝,欧阳愚还喝道“谁让你站着喝了?”

    话音刚落,一个酒瓶劈头盖脸就砸在他脸上。

    于向成看看手里的酒瓶,我虽然很想用酒瓶砸他,但确实不是我砸的啊?

    “是谁他码的”许大马棒怒吼道。

    一道人影飞过来,小道士一脚就将他给踩到,还顺势压倒了好几个人,接着小道士又是一个旋风腿,又倒了两个。

    剩下的人还准备一拥而上,欧阳愚哆嗦起来,颤抖着喊道“都别动手”

    他看到了拎着一瓶啤酒瓶过来的陈天星,旧日的阴影立即覆盖他的心灵,放鹰台的那一幕让他现在都半夜惊醒,事后的处置让他更是心惊胆战,欧阳家居然被一个少年给镇住了,他的打白挨不说,居然还劳动他大哥欧阳凡去赔礼道歉。

    玩家信条之锦时少年

    玩家信条之锦时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