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章 年轻人

作品:《史上最难开启系统

    极北雪原琉璃城,除却每日例行的祈祷仪式之外,普通雪民的生活其实并未有多大特别,换而言之,一切皆为了生存。

    生存和信仰占据了雪民全部的生活。

    北地的狂风暴雪之下,甚至连出城对于一般的雪民而言都是件极为困难之事,更何况去猎杀雪兽,因此琉璃城民众自然没办法于大夏中原的人族子民相比较,但是琉璃城内的居住资格,却是外围雪民部落所梦寐以求之物,因为其代表了最基本的生活保障。

    琉璃城除冰雪女圣之外的实际控制者暴熊部落,在雪民部落之中也算是少有的仁慈,因此琉璃城的整体氛围其实还算温和,但是近段日子,越来越多的城中雪民发现,在这平静的表面之下,有着异常凶猛的暗流涌动,好似暴风雨之前那可怕的宁静。

    城中大街小巷巡逻的暴熊部落战士明显增多,而且常常可以听到城外那一声声属于雪原暴熊的怒吼,那是号称可以媲美大夏上四军的雪原第一军,暴熊骑出动的声响。

    而更为敏锐的雪民可以明显感觉那些原本于城中灰色地带游的痞子和混混们好似一夜之间全部蒸发般消失殆尽。

    这些游荡于城市下水道的老鼠们,嗅觉最为敏锐,而且还有着别人所不知道的消息渠道,只有在真正的生死存亡的危急时刻时,才会纷纷做出最迅速的选择,或者钻到暗处躲避,亦或者出来生死一搏,富贵险中求,要么借此飞黄腾达,要么直接人头落地,一了百了。

    琉璃城的残酷其实显而易见,因此拼死一搏的雪民老鼠们其实并不少,而琉璃城内战在即,对于另一些人而言,或许感觉更糟。

    此时位于琉璃城地底的一位年轻人,便是这些人的其中之一。

    这位年岁并不大的年轻人,有着异于其他雪民的俊秀外表,而且身躯之上的体毛也并不过分茂盛,若不是那极为正宗的雪民冰蓝色眼眸,以及白的发光的肤色,甚至会让人感觉他其实自中原人族而来的俊美少年郎。

    正因为如此特殊的外表,反而让其深受琉璃城中那些寂寞贵妇们的喜爱,同时这位年轻人天生拥有着令人着迷的优势,出众的口才,不凡的手段,以及令人捉摸不透的神秘感,让城内贵妇纷纷将其当作了最深处的秘密和禁忌。

    “好小哥,我听家中男人说近来雪原外围,大量的部落在雪狼部落的带领之下组成了一支数量众多的叛军,此时已经逼近了琉璃城,咱们琉璃城的暴熊部落战士与其交战了数回,甚至连暴熊骑都出动了,还是互有胜负。”

    琉璃城中心,一处地下冰屋之内,一位身姿丰腴,脸上潮红还未退却的雪民少妇,一边斜靠在床上,一边有些忧心忡忡的继续开口道:

    “我家那位刚好在暴熊骑中任职,前几日出征至今未归,而且他走之前曾言,为了保证后方安定,咱们这琉璃城马上便会全面禁止任何人随意走动,届时你可有一段时间没法见到我了哦。”

    雪民少妇有些伤感的言语落下,暗淡无光的冰屋内部,年轻人正在穿衣服的动作停顿了些许,透过屋内微微点亮的灯光,可以看到其背上一块块棱角分明,极其结实完美肌肉。

    随后这位极为俊美的年轻人,继续披上并不厚重的兽衣,侧头轻抬嘴角,露出一个邪魅的笑容,温和的开口道:

    “别遗憾,有人曾言,暂时的分别是为了更好的相聚,等战争结束,若是你的男人没有回来,或许我会永远留在你这里也说不定。”

    “真的么?”

    年轻人的言语一出,少妇接下来的声音立马由遗憾变成了欣喜,随后年轻人将所有的衣服全部穿好,再次微微一笑之后,并未回话,而是带上了遮住半个脸庞的厚兜帽,转身准备推开面前冰屋的房门。

    望着年轻人修长宽厚的背影,丰腴少妇急急起身,甚至忘记拉起被子遮掩住自身姣好的身躯,顿时露出一抹耀眼的雪白刺亮整个屋子,随后关切的开口继续问道:

    “好小哥,告诉我你住在何处,这大战马上就要爆发,这琉璃城大乱之下,本夫人好派人保护你。”

    “不必了,像我这种在雪原上自由自在驰骋的雪兽,最好的结局便是自身自灭。”

    淡淡的声音响起之后,年轻雪民缓缓走出地底冰屋,随后便是那少妇略带懊恼的咒骂声。

    这位在琉璃城贵妇圈游刃有余的俊美年轻人,深知得不到才最珍贵的道理。

    越神秘的便越迷人。

    琉璃城不同于大夏中原的任何一座城市,因为它的下方是一处更为庞大,犹如蚂蚁洞穴一般的地底城市,而四通八达,纵横交错的地底道路,容纳着这座五彩缤纷城市所有的污秽和肮脏。

    这是这座琉璃城最赤裸裸的阴暗面。

    地底道路到处都笼罩着黑暗以及恶臭,还有此起彼伏的嚎叫声,但是于其内缓步行走的年轻人,他的脚步沉稳,步伐坚定,走出一个路口之后,再踏进另一条道路,好似能在这黑暗之中分辨出这密密麻麻,不计其数的路口究竟通向何方。

    头顶上厚厚的兽帽遮住了年轻人大半个脸庞,只露出一个光洁的下巴,而那些在地底城市之中摸爬滚打许久的老油条,一见这并不魁梧,但是却修长矫健的身影,通通面色一变,将身子缩回黑暗之中。

    如此一来,这位向前行走的年轻人周身,有着极为诡异的寂静,而这样来回穿梭,足足行走了两刻钟之后,年轻雪民在一个路口之前停下身形,随后继续向前踏步前行。

    这是一段几乎城六十度向上的坡路,随后微微的光亮出现在年轻雪民的前方,其继续向前,最后钻出,走入一间冰屋之内。

    这间冰屋极为杂乱,各类物品掉落一地,然而年轻人并未在意,理了理身上的兽袄,将头顶的兜帽取下,塞入怀中,随后面色恢复沉凝,上前一把推开冰屋大门,微不可查的声音淡淡而出:

    “为何要有厮杀争斗,安安稳稳的和平难道不好么?”

    话音落下之后,年轻人直接推门而出,顿时亮眼的光芒直入眼帘,随后他的眼睛微眯,深深的望了一眼那座好似就伫立在前方,倚天接地的冰雪女圣雕像。

    在琉璃城中,除了中心处,代表着圣人居所的琉璃宫之外,只有一家有此资格距离女圣像如此接近。

    暴熊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