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三六章:青木

作品:《十万九千里

    苍白手掌似蕴含着能撕裂空间的力量,这一拉扯,令张角宝心头一颤,竟是吐出一口鲜血来。

    “太平道法不可能这么简单被破除!”

    这道人连连掐动法决,无数阴风、雷霆、烈火,朝着画卷之内飞去,只听得凄惨哀嚎之声传来,大悲无生娘娘似乎承受着莫大痛苦,但到了后来,这凄惨之声竟化为一阵诡异笑声,大悲无生娘娘似乎在冷笑,那无边阴风灾害,这一刻难以伤害到她分毫,这这并非区区一位行者能有的手段,张角宝微微变色,云中传来画卷破碎之声。

    大悲无生娘娘周身环绕乌光,从这画卷之内破出,她飞至那云中宫殿之内,犹如绝代神灵。

    无数鬼兵叩拜,那一声声恢宏盛大的声音犹如海潮一般扩散,惊得张角宝步步后退。

    “上人手段并非无敌,未必能比我们强大。”

    鬼国之上有烟尘缭绕,阵阵哀乐似在歌颂末日到来,众多上人变色远方传来一阵轰鸣,巨大的金光从天际扩散,那块土地也有一场大战爆发。

    金发男子犹如神灵身躯,在与一尊巨大的鬼魅交战,双方你来我往,皆是一拳一脚打入了肉体之内,弥漫着血腥与杀戮。

    “先前那青衣剑者死了,应是不少强者不敢出手,我们并不能坐以待毙。”

    老杀手经历过大风大浪,他手中捏出无形长枪,燃烧出熊熊斗志,的确如老杀手说的那般模样,此时的鬼国已有几张鬼脸复苏了,这些鬼脸才是这片大地之上真正的力量源泉,一些鬼脸此时已如高山般巍峨,吞吐无边黑雾,隐藏在这阴气之下的恶鬼面容,隔着远远的距离便让人心惊胆战,这是一幕惊人的场景,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很少能看见真正的生灵行走。

    唯独无数行尸走肉不断站起,他们依赖着几张鬼脸的气息,从高山河流之内纷纷起身,松动骨架,悄然的前行在大地之上。

    一些鬼脸似乎形成了自己的意志与智慧,竟偶尔露出冷笑之色,它们并非浑然没有感情的物体,而是有着一股无法理解的生命,其中澎湃的生机,几乎能超越百里上人的气血。

    犹如蛰伏的巨龙,一旦苏醒,单是靠近四周都会被无形的威压给碾死。

    “的确不能坐以待毙,剑宗还是联系不上。”

    白衣剑子微微摇头,他尝试与云中剑宗缔结联系,可此时云中剑宗却仿佛失去了音讯,彻底隔绝了一切踪迹,白衣剑子狐疑,却不愿意坐以待毙。

    他抽出无名长剑冲入一处方位,与一张鬼脸大战,生死之局,让天地变色,暮洛身边余下的力量也全部出手,尽管杯水车薪,甚至被淹没咋就一眼看不到边际的鬼兵海洋之内,却无一人退缩。

    时间流逝,暮洛忘记了自己在这无边无际的亡魂海洋之中厮杀了多久,他隐约感受到力量的衰竭,肉体甚至也出现了斑驳鲜血,可绝望依旧子蔓延,无边无际的鬼兵之内,陡然传出了几道强大的气息,又是几位强大的王者魂魄苏醒了,一人肌肤遍布黑色咒文,面无表情的踏上云中一处宫殿。

    这似是与暮洛争斗过的一位鬼仙,甚至暮洛忘却了他的姓名,却只是感受到那熟悉的力量波动。

    “本座为绝世无忧大苦天尊,鬼国君主之一,天下鬼兵,无论虫鱼鸟兽,披甲带鳞,皆可来入我鬼国。”

    又是一剑者鬼仙从茫茫多的鬼兵之中杀出重围,露出胜者姿态。

    他傲然踏上一处云中宫殿,手中长剑化为一柄青铜钥匙,将这大门打开之后,冷笑道:“吾乃上苍鬼尊,位列鬼国君主之一,天下群雄尽可来投!”

    这位鬼信更是傲气无比,他将这宫殿之内的气息扩散至更遥远的大地,似乎已经超越了这片修行大地,去往了更遥远的西方世界。

    更是有一些鬼国气息,蔓延到了八部浮屠塔所在之地,但并未真的汹涌而出,而是在八部浮屠塔之外的山脚试探,即使到了这一步,鬼国之人也不敢无视这庞然大物,偶尔有几丝气息悄然涌入山门之内,却很快被那金光震散。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很久,奇怪的是八部浮屠塔的态度十分微妙,他们不曾出手,将这团鬼国气息彻底绞杀,也不曾让这股气息亵渎八部浮屠塔的威严,两者纠缠良久,最终却是被一股金光压下,鬼国气息悄然败退,这让几位君主脸色稍微异样。

    到了这一步,八部浮屠塔依旧无敌,有着横扫一切的姿态,让鬼国之力都不敢为之放肆,暮洛看见了一切,可他身边却包围上了更多的鬼兵,这些鬼兵撕扯他的皮肉饥渴的吞饮着他的鲜血,这引人注目的一幕被云中一位鬼国君主看见,顿时一阵冷笑,这鬼国君主手持一柄漆黑古剑而落。

    “散开,此人乃是云中剑宗之人,他们的青木剑子将我诛杀,却也化为了一根凌云古木,暂且先将你的头斩下,而后再烧了那凌云古木!”

    这位鬼国君主生前乃是一位鬼仙,此时再度苏生,见到了暮洛之后,双眼立刻浮现嗜血的光芒,正当此人长剑准备落下之时,却有一股无形的力量从遥远的东方飘来,在那大海之尽头的地方,一株凌云古木三番碧绿光辉,那一片片叶子竟浮现出翠绿之色,更是在这树头之上屹立着一道虚幻的身影。

    这身影修长温和,气息散发出浓烈的生机,只是朝着鬼国土地之处,露出了一丝微妙笑意。

    “青木不才,早已算知你有今日,生前斩杀你玄鬼鬼仙,死后亦然!”

    这虚幻身影犹如一片烟尘,随风飘摇千百里,一瞬之间来到了鬼国战场之上,这浓郁且强烈的生机让众多鬼兵消散,这股力量似乎是死寂鬼国的克星,青木剑子再度出现,让诸多鬼国君主微微愕然。

    “这不可能……”

    上苍鬼尊愕然,他凝望手腕之上被缠绕着的胳膊,不觉露出一丝恐惧。

    “昔日被我斩杀之时的模样,是否历历在目?”

    青木剑子冷笑抬出手掌,他的手掌化为锋锐木剑,一斩一落之下,已是让上苍鬼尊化为两断。

    青木剑子并未停留,他露出一丝笑意,朝着暮洛道:“小十九,好久不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