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4章 恭迎火神祝融

作品:《穿越成兔,在线直播

    “轰隆——”

    一声巨响过后,山峦拦腰炸裂,一扇巨大的火焰之门从裸露的山石中缓缓显露出了身形。

    “来人呐,准备召唤仪式!”

    阿依酋长大喊一声,一众禹泽部落的战士便换上一些凿石工具快速奔向了那扇火焰之门。

    看着那扇火焰之门,时劲浪大致是明白了什么,想必这里就是沼泽幻境与火之幻境的临界点,相柳之所以会来到这里,应该也是为了这扇火焰之门而来的。

    不过很可惜,相柳到死都没有看到火焰之门,时劲浪更悲剧,自己好不容易干趴了相柳,转眼就被阿依酋长这个糟老头子来了个渔翁得利。

    “糟老头子,有能耐你放老子出去啊!”

    铁笼坚不可摧,时劲浪现在是人类形态,又不能打洞从地底出去,所以只能敲着笼子对阿依酋长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放心,很快就会放你出去的!”

    阿依酋长冷笑一声,背过身去不再搭理时劲浪。

    “怎么回事,为什么把我小兄弟关起来了!”

    时劲浪听到声音,转身就看到了一路小跑过来的丫蛋,丫蛋抱着孩子,身后跟着一帮老弱妇孺,他们一个个手上拿着铁锹镐头,就像是要去干农活一样。

    “这里没你们的事情,退下吧!”

    看到这帮人赶到,阿依酋长脸上显露出一抹不耐烦的神情。

    “父老乡亲们,这个糟老头子跟你们可不是一路人,他是火神共工的人,潜伏在禹泽部落的叛徒啊!”

    看到丫蛋带着禹泽部落的老弱妇孺们赶到,时劲浪感觉机会来了,他抓着铁笼子上的钢筋,大声对一帮人控诉道。

    “酋长大人,这个小兄弟说的可是实情?”

    人群中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头走上来看着阿依酋长问道。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阿依酋长怒视着这个老头道:“半截身子都入土了,操这个闲心做什么,就不怕晚上一觉睡过去醒不过来?”

    “睡死也好,暴毙也罢,如果这位小兄弟说的是实情,老朽绝对不会容许你把禹泽部落带入歧途!”

    这个老头虽然瘦弱枯槁,不过中气十足,说话掷地有声,十分有正义感。

    “水伯说的好,禹泽部落容不得叛徒,阿依酋长必须给我们大家一个交代!”丫蛋带头开始呼喊了起来。

    “对对对,我们要交代,要交代!”

    眼瞅着群情激昂,阿依酋长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老头和丫蛋,随后语气稍微平和了一点道:“大家伙稍安勿躁,这个黄毛小子说的话不足为信,因为我生是禹泽部落的人,死是禹泽部落的鬼,我不可能背叛禹泽部落的!”

    “那为什么你要跟火神祝融合作呢?”丫蛋大声追问道。

    “大家伙要记住我们水族部落能有今天这般凄惨的下场,罪魁祸首是谁,没错,就是大禹这个遭天杀的!”阿依酋长一副正义凌然的表情道:“我确实跟火族部落的人有私底下的联系,不过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火神祝融是大禹的敌人,大禹是我们的敌人,只有寻求火族祝融的帮助,我们才可以一举打破大禹种下的诅咒,才能重现水族昔日的王者之风!”

    “这么说来,你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我们水族部落的繁衍生息?”老头闻言,一脸凝重道:“但是你在玩火懂吗,火神祝融是大禹的敌人不假,但是他也是我们水族部落的宿敌,一旦你无法控制他,到时候水族部落别说中兴,恐怕从此就会有灭顶之灾啊!”

    “水伯,您看这是什么!”

    阿依酋长眼见糊弄不过去,就把怀里的相柳之心拿出来在老头面前晃了晃道:“我不是小孩子,能跟他合作,怎么可能手上不留点针对他的筹码呢?”

    “这可是相柳之心?”老头看到阿依酋长手上的那颗蓝色的心脏,一脸难以名状的神情道:“这可是水族守护神兽相柳的心脏?”

    “水伯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是相柳它明白自己的使命,它知道只有自己的心脏才能克制住火神祝融,为了整个水族部落的繁衍生息,相柳奉献了自己的生命,贡献了这颗对付火神祝融的筹码出来!”

    “胡说八道!”

    铁笼子里的时劲浪大喊一声道:“大家伙千万不要相信他,这个糟老头子不是什么好人!”

    “闭嘴!”

    阿依酋长瞪了时劲浪一眼道:“你才是杀害水族守护神兽相柳的罪魁祸首,等我们联合火神祝融摧毁大禹施加给我们部落的诅咒以后,第一个就拿你的项上人头来祭奠相柳的在天之灵!”

    “你——你这个糟老头子血口喷人!”

    时劲浪从来没有发现阿依酋长这个糟老头子竟然如此巧舌如簧,被他一番编排后,时劲浪竟然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了。

    当他还想再反驳点什么的时候,正在这时,异状突起。

    “轰轰轰——”

    禹泽部落的战士将火焰之门上覆盖的山石全部凿下,火焰之门重现天日,黑红的门里一阵烈焰翻滚,紧接着九颗燃烧着火焰的陨石从火焰之门里快速崩裂了出来。

    “轰轰轰——”

    九颗火焰陨石腾空而起,随后四面八方飞腾而出。

    “轰轰轰——”

    仿佛陨石流弹一般,天外陨石四散炸入沼泽幻境,几乎是眨眼的瞬间,偌大的沼泽幻境,四面八方都升腾起了冲天烈火。

    火势越烧越大,除了火焰之门前面的数百米范围,刹那间仿佛天地之间都被烈焰点燃了。

    “这是什么意思?”

    眼瞅着整个沼泽幻境置身一片火海之内,被唤作水伯的老头当场站不住了,他一瘸一拐的走到阿依酋长面前道:“为什么,为什么把我们的家全部烧光了?”

    “水伯你听我说,大禹种下的诅咒极为厉害,我们必须破而后立才能让水族部落重新涅盘重生!”

    “狗屁的涅盘重生!”时劲浪在铁笼子里哼唧一声道:“你这个糟老头子怕是早就计划好了,你是想等禹泽部落彻底被摧毁之后,投诚给火神祝融吧!”

    阿依酋长是不是火神祝融的人还尚待考证,毕竟爱丽丝的数据分析来的信息并不完全正确,但是根据时劲浪的观察,阿依酋长是一个见风使舵的老滑头,眼下沼泽幻境被大火摧毁,这里嫣然已经变成了火之幻境,阿依酋长手握相柳之心,他可以利用相柳之心来跟即将出世的火神祝融进行谈判,但是以火神祝融一方霸主的枭雄性格,也许会屈服在相柳之心的压迫下,不过他肯定不会放过禹泽部落的其他人。

    “大家伙不要听这黄毛小子瞎说,我阿依生是禹泽部落的人,死是禹泽部落的鬼——”

    阿依酋长话没说完,被称作水伯的老头打断他的话道:“禹泽部落已经没了,你还要继续坑骗大家到什么时候?”

    “噗——”

    被称作水伯的老头一句话刚说完,一根龙头拐杖上面的尖锐龙角猛地刺进了他的胸口上,水伯喷出一口鲜血,随后一头扎在了地上。

    “水伯——”

    丫蛋看到水伯倒地,慌忙上前想要搀扶,可惜她探手过去的时候,水伯已经断气了。

    “阿依,你竟敢杀了水伯?”丫蛋一脸怒容,大声冲着阿依酋长吼道。

    “怎样?”阿依酋长一不做二不休,他挥动着手上的龙头拐杖道:“我早就看着糟老头子不顺眼了,杀了他又怎样,等一下火神祝融出世,他会帮忙解开水族部落千万年来的诅咒,而我也将成为水族部落新任的王,你们胆敢对水族部落未来的王不敬么?”

    “...”

    众人闻言,一个个面面相觑了起来,很明显,阿依酋长已经疯了。

    “跪下,向你们未来的王致以最真诚的跪拜!”

    阿依酋长一顿拐杖,一阵劲浪吹过,上百个水族部落的老弱妇孺潮水般扑跪在地。

    “丫蛋,跪下!”

    这么多人中,只有丫蛋一个人站着没有动,她抱着孩子,目光怒视着正前方的阿依酋长,眸子里满是火焰一般的憎恨。

    “我再说一遍,跪下!”

    阿依酋长再度怒吼一声,劲浪扫过丫蛋的小腿,在她小麦色的皮肤上留下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丫蛋脸上一片苍白,但她依旧坚挺的矗立在那里,像一尊雕像般一动不动。

    “大姐,别撑着了,跪下吧!”

    时劲浪有些心疼丫蛋,在铁笼子里对她喊道。

    丫蛋回头看了一眼时劲浪,然后对他摇了摇头。

    “为了你的孩子,别犯傻了!”

    眼下阿依酋长已然恼羞成怒,倘若丫蛋再不屈服,恐怕当场就会被阿依酋长捅死。

    虽然这里是幻境,丫蛋也不是真实存在的人,不过时劲浪还是挺心疼她的。

    听到时劲浪这么说,丫蛋脸上闪过一抹难言的表情,她低头看了一眼怀里抱着的孩子,然后重重的跪了下去。

    “算你识相!”

    阿依酋长冷哼一声,随后拂袖转身而去。

    “小兄弟,我对不起你!”

    阿依酋长离开后,丫蛋从地上爬了起来,她把怀里的孩子从笼子间的缝隙里递进去给时劲浪道:“你先帮大姐抱一下儿子,大姐这就帮你出来!”

    “没事的,丫蛋大姐你不用管我!”

    时劲浪虽然被困在铁笼子里,不过他有回档神技在手,即便是火神祝融出来,他也毫不畏惧半点。

    “这件事情因我而起,小兄弟身陷囹圄都是我的责任,我必须要救你出来!”

    丫蛋说完,不由分说的把怀里的孩子递到了时劲浪手上。

    时劲浪接过来那个孩子,伸手捏了捏他的小脸蛋道:“小家伙,你好啊!”

    “咯咯咯——”

    小孩子眨巴着闪亮的眼睛,对着时劲浪“咯咯”笑了起来。

    “真可爱啊!”

    时劲浪揉了揉小家伙的脸蛋,再抬头时丫蛋已经搞来了一个大铁棍。

    “小兄弟,你退后一点!”

    丫蛋趴下去把地上的泥土扒拉开,随后把铁棍插进了笼子里,只见她咬牙猛地一掀,大铁笼子就被掀起来一个角来。

    “嘿呀——”

    丫蛋使出全身力气,用力把铁棍扛在肩膀上,随后脚下发力,一口气把铁笼子掀着翻了过去。

    “谢谢你,丫蛋大姐!”

    时劲浪很是感激丫蛋不顾危险的帮助自己,他上前把孩子递给丫蛋道:“小宝宝还你!”

    丫蛋并没有伸手,反而后退了一步,她对着时劲浪狡黠一笑道:“照顾好他,他会帮你的!”

    “什么?”

    时劲浪尚未理解丫蛋话里的意思,抬头时丫蛋已经扛着铁棍向前走去了。

    “丫蛋大姐,你干嘛,快点回来!”

    丫蛋去的方向是火焰之门的地方,此刻阿依酋长正跪在火焰之门门口,虔诚等待火神祝融的降世。

    不用想时劲浪也猜到了丫蛋想要干嘛,只不过她的力量太过于孱弱,不管是阿依酋长亦或者即将出世的火神祝融,丫蛋都不会是他们的对手。

    “快回来,你的孩子不能这么小就没了妈妈!”

    时劲浪高声大喊,可是丫蛋始终充耳未闻,依旧义无反顾的大踏步而去。

    “轰隆隆——”

    正在这时,火焰之门上流光肆意,紧接着一个浑身冒火的火焰巨人从火焰之门里大踏步探出了半边身子。

    “恭迎火神祝融降临!”

    阿依酋长五体投地,双手放在头顶,对着火焰巨人虔诚跪拜道。

    火焰巨人从火焰之门里钻出,他巨大的身体上焰火肆虐,照耀的整个天空愈发苍白起来。

    “阿依,你做的不错!”

    火焰巨人开口说话,声音低沉而沙哑,可是却一字不落的传进了在场所有人的耳朵里。

    “能为火神祝融效劳,是我的荣幸!”

    阿依酋长脑袋趴在地上,大声的说道。

    “很好,把相柳之心给我吧!”火焰巨人的目光盯着阿依酋长胸口下的地方,他的目光似乎可以穿透一般,清晰的看到了阿依酋长压在怀里的那颗冰蓝色的心脏。

    “那——那我们的约定呢?”阿依酋长不敢抬头直视火焰巨人,他耸拉着脑袋,小声的询问道。

    ps:手上有月票的大佬,请帮忙投下月票,感谢您的支持,铅笔感激不尽!!!

    zw191024181